4006-366-663

电价到底能不能降?不可否认,电价是影响电采暖的重要因素

发布日期:2018年08月08日 10:50

分享到:

据国家发改委网站消息,国家发改委近日印发《关于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有关事项的通知》。通知明确,全面落实已出台的电网清费政策,进一步规范和降低电网环节收费,临时性降低输配电价。

 

国家发改委指出,为贯彻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关于降低企业用能成本和《政府工作报告》关于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的要求,决定分两批实施降价措施,落实一般工商业电价平均下降10%的目标要求,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。

第一批降价措施主要包括,全面落实已出台的电网清费政策。要严格按照《关于取消临时接电费和明确自备电厂有关收费政策的通知》规定,做好电网清费工作,一是督促电网企业组织清退已向电力用户收取的临时接电费,二是减免余热、余压、余气自备电厂政策性交叉补贴和系统备用费,确保政策精准落地。

 

清洁取暖工程明确鼓励社会资本加入,现行电价政策被视为“拦路虎”

 

  正如《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规划(2017-2021年)》明确鼓励的,社会资本正在成为清洁取暖改造的主力之一。其中不少企业瞄准时机,纷纷希望通过电采暖工程分一杯羹。由于当时尚处起步,社会资本参与电采暖的成本不低。刘国斌介绍,仅房山区一个3.6万平米项目,初投资就达1000多万元。“作为回报,相关部门与我们签下20年长协,算起来最多7-8年即可回本,预期效益理应可观。”

 

  但情况却有些事与愿违。“第一年打基础,收益不佳可以理解。但2017-2018年采暖季过完,经营非但仍无明显改观,甚至远低于预期。有的项目采暖费收上来刚刚够缴电费,一项成本就占到运行总数近90%”。

 

  现行电价政策中,暂未对企业参与“煤改电”进行单独说明,现阶段多按一般工商业电价收取。问题正出在了这里。“北京大工业谷电价格现为0.3669元/千瓦时,相比居民谷电0.3元/千瓦时的标准,高出近7分钱。再加上企业需缴的基础容量费等,相当于每度电成本0.55元左右。”

 

 从北方多地获悉,在部分城镇、棚户区等集中供暖无覆盖的地区,通过企业运作实现电采暖。居民仍按集中供暖价格缴费,参与企业却执行一般工商业电价。像在山西,不满1千伏谷电为0.4068元/千瓦时、平电0.6962元/千瓦时,不少企业称很难承受。”日前在第二届电能供暖产业发展论坛上,山西省经信委能源处处长高道平无奈坦言,“虽然大家都想尽快解决这一问题,但针对社会投资运营的居民采暖项目到底执行何种电价,我国目前仍未出台明确政策。”

 

——电价还能再降吗?

  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巡视员张满英:

  国家发改委在前期降低费用、降低成本方面的工作基础上,准备推出一些措施,主要是三个方面:

  一是通过统筹,用好取消化肥电价的优惠等降价空间。去年4月20日和今年4月20日,根据国务院的统一部署,取消了中小化肥电价的优惠,利用这个空间和跨省、跨区电价的降价空间,还有燃气机组的降价空间以及历史遗留的降价空间,可以利用的降价空间涉及到21个省168亿元。

  一般工商业电价平均每千瓦时可以降低1.05分钱,大工业电价平均每千瓦时降低1.1分钱。

  比如广东降低工商业电价平均每千瓦时1.68分钱,河北南部平均每千瓦时降低1.51分钱,河南平均每千瓦时降低1.42分钱。一般工商业电价,安徽降的幅度更大,每千瓦时可降低4.27分钱。

  二是通过输配电价改革,降低电网企业的输配电费用,刚才施司长介绍,前年输配电价改革在深圳破冰,去年在蒙西起步,同时又在安徽、湖北、宁夏、云南、贵州扩围,降低了输配电费用80亿。

  今年按照总体安排和部署,又推出了12个省级电网输配电价改革试点,试点范围已扩大至全国18个省级电网。在这次输配电价改革过程中,要统筹处理好核减电网企业的历史成本,保障未来的投资增长,以及预测电量增长幅度之间的关系,科学合理地核定输配电价的水平。

  现在正在进行12个省级电网和一个区域电网的输配电价交叉成本监审。这方面减掉的不相关的资产和不合理的费用,全部用于降低终端的销售电价。

  三是通过推动电力交易市场的直接交易。

  现在各个省基本都成立了电力交易市场,通过电力交易市场,我们会同有关部门把电力交易市场的规则不断完善,规模不断提高,使电力市场交易的价格能够充分反映电力市场的供求状况,目前供大于求的情况下,会有一定幅度的电力交易价格下降。

  另外,我们指导北京和广州电力中心,把跨省、跨区的直接交易输送组织好,将西部地区“弃水、弃电、弃光”的电能以较低的价格送到东部负荷中心,这样的话东部地区可以用上比较便宜的低价电,而西部又支持了可再生能源的发展。

 

  从电代煤推行之初,电价争议便已四起。电价,究竟如何成了影响电代煤“C位出道”的制约?

 

  “其实,我们一直在探索降低电取暖成本的措施,现已推动14省市出台峰谷分时电价、7省市出台电价补贴、4省市明确了配套电网补贴政策。但即便如此,‘煤改电’项目仍普遍存在电价倒挂的现象。”国家电网有限公司营销部副主任徐阿元指出。由于交叉补贴严重,价格难以合理反映成本,这与降低一半工商业用电成本的要求也存在矛盾。

 

  同时,电网企业也面临压力。“无论前期配套电网建设,还是后期运维、服务,电网都承担着不小成本。仅增容扩建,户均改造成本就在2万-2.5万元,工程密集、规模大。再如,配套设施因大多仅在冬天使用,难以有效收回投资,长期持续投入将给企业经营带来困难。”徐阿元称。

 

  这样一来,电价到底能不能降?“企业不会做赔本买卖,首先有利才有可能让利。不可否认,电价是影响电采暖的重要因素,现行电价仍以政策导向为主,并未根据市场形成定价机制,的确不够灵活,调节能力不足。我认为还要从提升资产利用效率入手,让企业有利可图,进而才可能有降价意愿。”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用电与能效研究所副所长郭炳庆称。

 

  那么,降价有案例吗?河北省发改委电力办公室主任张宝利介绍,张家口地区电代煤项目中,执行电价已降至0.15元/千瓦时,加上其他费用,企业实际缴费约0.17元/千瓦时。“得益于优质风光资源,及政府补贴、市场化运行等配合,输配电价直接降低一半。这是国家给张家口特批的政策。”

 

  但也不是没有隐患,徐阿元提醒:“一些市场化的清洁取暖交易,是基于当前弃风弃光突出的情况。未来清洁能源消纳矛盾缓解,或取消新能源补贴后,低价电资源难以为继。”

 

  市场化机制成破题关键

  创新清洁取暖模式、鼓励社会资本参与——《规划》对此明确支持。一边是政策鼓励进入,一边是迟迟未有定论的电价之争,社会资本如何能更“放心”?

 

  在郭炳庆看来,电价虽是影响企业经营的关键之一,但绝非唯一。“即便电价成本相同,不同企业的运行仍有差异。根据热效率、热损耗等运行状态的不同,企业成本可能相差一倍以上。“假设每度电成本0.3元,制热能效比(即COP)为1时,一份电产生一份热。当COP达到3,一份热的成本相当于降至1/3。重要是选取什么样的电采暖方案,否则无论拿到多优惠电价,企业都有可能亏损。”

 

  与此同时,郭炳庆也向企业拿出一颗“定心丸”。“《规划》提出‘创新优化取暖用电价格机制’,实际已经为降本指明方向。一是通过直接交易,优化电力调度机制,调剂余缺;二是建设蓄热式电锅炉等具有调峰功能的设施,提供电力系统辅助服务,削峰填谷。”

 

  市场化定价机制,得到了徐阿元的认同。“此前我们主动组织电代煤用户,打捆参与电力直接交易,建立长期稳定且价格较低的供用电关系。由此共完成交易电量10亿千瓦时,降低用户成本约3150万元。”

 

  类似方式还在张家口得到实践。通过“政府+电网+发电企业+用户”四方机制,将保障小时数以外的增发电量全部用于供暖,上网电价便可依据市场形成。“促进跨省跨区电力交易、探索市场化竞价采购机制、鼓励可再生能源就近直接消纳等,都有助于降低采暖成本,也是对地方财政压力的缓解。”张宝利表示。

 

  对此,刘国斌有着自己的看法。“北京去年将谷电时段延长1小时,仅这个小小举措,一个采暖季我们便减少100多万元电费支出。我认为,目前还需制定统一规范的电价及收费政策,用政策推动社会资本积极参与。这总比靠钱补贴来得好。”

 

 

返回列表
艾尔特